『雷◈文字』【小清风上山记】

  • A+
所属分类:『雷◈文字』

【小清风上山记】

虎啸山连绵800里,幽谷深深,是武州和凉州的交叉地带,向来是通商往来必经之处,出入关口俩州都有官兵把守。道光元年,蓝娘就带着小清风在武州虎啸山边靠关口一百米处开了档 “清风茶铺” ,日子清苦,一老一小相依为命。

蓝娘壮年时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稳婆,为人善良厚道,曾救下不少血崩的孕妇和早产的小婴儿,口碑极好,小辈们都唤她 "蓝娘娘" 。小清风是她在六十岁时有次路过土地庙,机缘巧合抱养的弃婴。

关卡隔段时日就会贴出官府的缉拿画像,娘俩不识字,但都知道是关于虎啸山虎帮帮主-叶阑。每次画像都不同,忽男忽女,忽老忽少,但都会有同一标识-像一片叶子的红胎记。在不同的画像中,有的在额前,有的在腮边,有的在颈部,大小深浅不一。小清风估么着胎记是那个画像师随意点画的。官方说辞:虎帮是为非做歹的山匪,占山为王,专抢商客们的钱财;坊间传闻的是俩州官兵借有山匪为名 增缴通关税,借山匪之名打劫钱财入袋。

蓝娘毕竟已年近七十,往年腿脚不便还能硬撑着干活,近半月一直卧床不起,双眼也近半瞎,经郎中把脉,已时日无多,小清风跪在床头半趴在床沿哭哑了嗓,蓝娘微弱说道:”人各有天命,清风我儿不必悲伤“ 手指指着枕边一个小蓝锦袋,道:“留给你的,上虎啸山虎帮找若希!” 说完撒手人寰,小清风心里大喊着 “蓝娘娘,蓝娘娘”,已哑得哭不出声了,眼泪哗哗的流。

待丧事在热心的邻舍们的帮忙下办完,已过一月有余,小清风自己收拾出一包简易行囊和干粮背起,全部的家当一两碎银藏在喝水的竹筒内斜挎在腰间,蓝娘娘留的锦袋那晚打开过,内有5片金灿灿的有特别纹理的叶子,看着像金的,小清风没见过金子,也没想那么多,小心揣在怀里贴胸收起,“上虎啸山虎帮找若希!” 他心里反复念着,就向虎啸山方向行去。

若要从通关口入山,要交2两纹银,小清风没钱,蹲守到三更时分,看准官兵都在打磕睡时,抓着关口旁边的崖壁蔓藤往上慢慢爬动。。约一炷香的工夫,终于翻过了关卡,计谋成功兴奋着,连双手勒出了血,小清风也一点都没查觉疼。这多亏平日在茶铺,能听到过路的三教九流说谈中的那些闯江湖见闻轶事,小小年纪没出过门也心里不带怕的。躲过了关卡,望着北斗星的方向走了半个时辰,找了个能避风的大石缝,靠坐着喝了两口水,小清风也不知虎帮会在哪里,但延着有水源的地方找,机会总会有的吧,天明了再找水源去,想好了头枕地就睡着了。

一大早,小清风就被鸟声吵醒了,避过官道,山形多变,乏乏地走了一整天,也是运气好,找到了一条小溪,延着小溪走走停停,有时还顽皮的坐在朽木桩上顺水飘一段水路。这样过了5天,干粮吃完了,换吃野果子。整个人廋了一大圈。看着个头更小了。

虎帮在哪里啊~~ 若希在哪里啊~~

第七天,天色暗沉,小清风感觉头嗡嗡的作痛,神志都有些不清了,身子一晃倒躺在了溪边,不知过了多久,恍惚中看到一群人举着火吧,嚷嚷道:"叶帮主来巡山了!叶帮主来巡山了!快把路障搬开!"

等到小清风再次醒来,发现身上盖着薄被,枕边有排开的针灸用的银针,身上的衣服也被人换了新的,自己那刮破的行囊,喝水的竹筒,就摆在床边,一摸胸口,锦袋金叶子都在。这时,因该是听到响动,一个清爽的青年男子推门进来道:“小兄弟,你醒了,你都睡了两天了。” 看着小清风迷茫的眼睛,他又道:“俺们跟着叶帮主巡山,看到你昏倒在溪边,是俺背你回来的。” 这是哪呀?"小清风问道,“这里是武月堡,” 他回道。彷佛记得虎啸山里是有这么个地名,听到他提到叶帮主,小清风兴奋地问道:“这里是虎帮?这里是虎帮?”看着这眼前的青年,玉树临风,白白净净的脸盘含着笑意,跟山匪形象画不上号,青年道:“是虎帮,小兄弟,你为啥一人进山呀,跟家人分散了吗?” 小清风才又想起最重要的事情,道:“蓝娘娘让我来找若希!" 就把进山的前因后果都跟他说了一遍,那青年道:”小兄弟,别急,我虽然不知道谁是若希,但虎帮兄弟姐妹有上千人,听着是女孩的小名号,我会向帮里人打探的,你就安心在这里养身体,小兄弟咋称呼呀,“小清风忙回道:“蓝娘娘给取了小名: 清风。"他亲切道:清风好听,你也喊俺小名吧,俺姓林,小名白白。”

两天后的午时,林大哥就急急跑来道:“找着了找着了。若希找着了。俺这就带你去见她!” 小清风开心的跟着他在山林里穿梭着跑起来,途中还跟他提到缉拿画像的事,问他叶阑帮主是男是女是老是少的问题,林大哥听了哈哈大笑道:“也对也不对。”连带跟小清风大约说了说虎帮的情况,原来虎帮分散在好几个山头驻扎,大小帮主十几号人,有老少男女,也就是说通缉令上可能真的是某一个山头的帮主,不过都被冠上了大帮主的名号,张冠李代了,“那红色叶子胎记呢?”小清风问道。林大哥道:“金叶子是虎帮高阶兄弟的信物,大小帮主持有的金叶子都有特别的形状作为区分。红色叶子是总帮主特有的信物。” 小清风拿出锦袋掏出那5枚金叶子给他看,他道:这是上代帮主才有的,见到若希,个中原由就明了了。”小清风点点头,继续跟着他走走跑跑,到了一片青竹林边,远远就听到叽叽喳喳的女孩们的谈笑声,走进看到一个靠溪的亭子题字为”乌龙亭“ ,亭里坐着一群少女,林大哥站着郎声道:”大叶子帮主在吗,俺把小清风带来啦."

一个身姿窈窕,芳年约20的红裙女孩走了出来,头鬃上插着小巧的金叶子,腰身上也围着一条金叶子链子,在阳光照耀下甚是好看。快步走来道:“清风小兄弟,俺是大叶子,若希是俺的救命恩人给起的小名,自俺娘故去后,就没人再唤过了。” 她眼睛湿润了起来,说话也低沉了些许,小清风把锦袋金叶子递上,她眼眶更湿润了,说道:“这金叶子是爹爹的,这锦袋是俺娘秀的。俺娘提过多次,20年前,在爹爹进山时,恰逢俺娘胎动大出血,有幸得到蓝娘娘的出手相助,救下了娘俩的性命,当时爹娘无以为报,就留下这信物给蓝娘娘,让她有需要可寻上山来。离别那会儿俺娘让蓝娘娘给俺取了个小名:若希,让俺如日后看到自家信物,一定要好好报答来人。”

这时轮到小清风哭得稀里哗啦的,才知晓蓝娘娘让他上山的苦心,怕他一个小儿孤苦零丁的过生活。林大哥摸着小清风的头道:“好了好了,虎帮又多了一位小兄弟,你都会干啥呀,可不能白吃白住噢。” 小清风止住了哭声,歪了歪头,想想说道:“俺平日里帮蓝娘娘烧水,她泡茶。会摊个烧饼。。。还有。。还有。。上树摘果子。” 一众人都笑弯了腰。

写于 2024 2月1日

雷少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